第40章乡村生活

第40章乡村生活

第40章乡村生活

看到杏花嫂子被自己弄得几乎昏死过去,树林子里又闷又热,万载龙不敢继续恋战,就咬牙结束了酣畅的战斗。

从她身上翻下来后,他又贪心地扎在她那丰满的胸上狠狠咬了几口,这才滚到旁边被阳光烘得热乎乎的草地上,惬意地喘起气来。

杏花全身又麻又软,双腿都要合不拢了。

她羞答答地起身,将身上衣服胡乱穿戴好,将那两百块钱塞到万载龙的裤子兜里,说,“这钱嫂子不要,要了你的钱嫂子就成什么人了?

不要把这事宣扬给任何人知道就行了,我得先走了。”

说完,不等载龙再说什么,就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,推起车子就跑出树林子去了。

看着她那好看的背影,万载龙替她不值,唉,这么好的女人,咋就命苦跟了胡大来那样的男人呢。

身上出了一身粘汗,那个地方还被杏花嫂子给泡得又粘又湿,万载龙把裤子提上去,吹着口哨,从树林子里出来,折到附近的一个水潭里洗野澡去了。

背心裤子扒在水潭边的草地上,人象条赤溜溜的白鳌一样,一个猛子纵入深潭中,象潜水艇一样,稳稳悬浮在水中,憋了好久才豁啦一下又从水下冒了出来。

水表温度被太阳蒸晒得高,水下的温度却依然凉丝丝的,身体浸泡在里面,很舒服。

他想起在奎叔家外面的山泉子里抱着万美美降温的情景来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?是不是已经沦落成为万发达那老东西的胯一下玩物?

她那小身子,刚刚发育好,跟杏花嫂子这种农村少一妇的身体是不一样的,摸上去,更细,更腻,更滑。她比李豆苗和李青禾这对双胞胎姐妹的年龄还小一岁,虽然是城里女大学生,可是命 运遭遇了那样的不幸,也让人蛮不值的了。

洗完澡,太阳已经不那么毒辣了,这时候钻进庄稼地里去干活,比较舒服万载龙从水里窜出来,回岸上穿了衣服,去给玉米追肥。爷爷又不知道云游到何方去了,这么多年以来,万载龙已经 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依傍着鸡鸣村、生活在龙吟山峰顶的那个山洞里。

龙吟山不大,就是座普通的小土山,在鸡鸣村的东北角处。一面是山石、野松林,一面是沙窝地,适合种点花生、地瓜啥的农作物。

龙吟山有个什么传说,八字不清命不硬的人都不想到这山上立脚,所以自古以来这山一直荒着,没有纳入村集体开发的土地中。

直到二十年前,云游四方的万算子背萎里背着一个小孩子来到这里,爷孙俩在山顶那块大石下面的山洞里住了下来。

万载龙从五岁开始,就能自己作饭、种菜、收庄稼,并且收养了一群野狗和爷爷带给他的那只野狼一起做伴。

万算子把载龙留在鸡鸣村里,又开始了他自己行踪不定的浪荡生涯。

他走到哪一村哪一店,就会随兴给人卜上几卦,说得煞有介事头头是道儿,让人不服都不行,多少会给他一些八卦费。

这样,他经常会带一点钱回来给载龙维持生活。

后来载龙自己能干的活儿多了,粮食、蔬菜啥的吃不了,也能卖出去换些钱,他还种晒得一手好旱烟叶,十里八乡的老农都稀罕抽他的烟叶,他的小农生活也就不好不弄地维持了下来。

给玉米追完肥,天已经黑透了,千谷生在村头截了他,两人相跟着回了龙吟山载龙住的那个山洞里。

山洞里面也是粉刷过了的,还贴了农村以前用来扎纸顶棚的那种花色的纸,看起来蛮舒服。

山顶斜坡处,万载龙给凿了一个天窗,镶了加厚的钢化玻璃,躺在窗下的木床上,能看到黑色天幕上璀璨的星斗。

万载龙晚上经常一个人这样看着天,冥想。

他从哪里来?他的父母是做什么的?每个人的归宿是什么?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什么?宇宙有多少人所不知的奥秘?

他喜欢这种独居山野间的生活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

山洞里也拉了电线,简单适用的家具一样不缺,做饭是在洞外面的小石头房子里做,油烟熏不到洞里来。

老狼己经寿终正寝了,那群野狗倒是交一配繁衍,一直保留在一定的数量上。

它们和万载龙养的鸡鸭鹅羊牛一起被围拦在洞外的草房子里,相安无事,各司其职。

千谷生提前整了几样菜,两人就着土酿高粱酒,在山洞外面空旷地上支着的一个石头桌子上,吃喝了起来。万载龙问谷生,刚才又去跟哪个小媳妇野一合去了?没给人压倒一大片苞米吧?哈哈。

千谷生一仰脖,灌了一大口酒,说,“今天没钻苞米地,钻得是高粱地,嘿嘿。我在家里时认识的那几个旧相好的,现在嫁的嫁,进城的进城,回来一看,真还念想着我的,也没剩几个了,唉,人走茶凉啊,除了榴花那种生性风儿流的小媳妇,这片热土,已经找不到我的.清感归宿缕。”

万载龙也喝口酒,说,“靠,会上树的猪没有,会跑的猪有的是,人家凭什么白等你两年啊?男人那么多。”千谷生挠了挠头,说:“是啊,苦守寒窑十八年的王宝川也就是在戏里能有,嘿嘿,况且我又不是薛平贵。这次回来,我发现,这农村里对我来说,真没啥想头儿了,兄弟哎,你乐意自己守在这里,你就好自为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