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乡村的晚上

第68章 乡村的晚上

万载龙一边扯脱着自己的衣服,一边说,“我在你屋外走,听到了你的声音,我知道你想了,你撩得我也受不了。来,咱们来一下吧,都舒服,我一定让你满足的。”

李豆苗羞恼地推挡着他,说,“你浑蛋,我想了关你什么事啊?我又不你,你一个不思进的乡村小浑哥,我又不想嫁给你,我们怎么能做这个呢,你快放开我。”

万载龙的手已经果断探进了她那芬芳的密地里,嘿嘿一乐,说,“豆苗,你就别硬了,你都想这样了,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,,来吧,女人早晚得这样的,早体验早享受,我也没想着要娶你这小辣,咱们舒服归舒服了,啥也可以不算的哈。”说着,他那钢韧有力的手指就在李豆苗那条发了洪的小渠里放肆起来。

他的手指又长又粗,而且劲道十足,李豆苗这没有经过“人事”的女孩子哪能受得了这种勾划啊?她在他下过电般剧烈抖动起来,那忍也忍不住的声一连串的从喉咙间飘逸出来。她没想到被人摸弄是这么好受,她真得受不了了。

万载龙吃准了李豆苗需要若狂的体状况,不再愣充正人君子,待的衣服都被撂到炕下后,他那结实的子就全方位地贴到了豆苗的。

那小子,的,簌簌的,前的莲蓬尖尖抵顶着他的膛,让他快活地直大喘。

他的压到豆苗的,将她的话给堵了回去,然后一边一个按住她前的小鸽子不吝地柔弄着,腹以下的部位就开始疯狂挺刺。

李豆苗很纠结,想推开他,又舍不得全被蹂一躏的那种块感,就在迟疑间,万载龙的体已经霸道地挺了进去。很疼,也,李豆苗紧张地往后退缩了一下,可是下是硬板的凉炕,她根本没地方退避,而同时万载龙的龙又跟着力一扎。

火燎燎的锐疼弄得李豆苗眉都皱了起来,体企图挣脱的当,万载龙那条生的家伙又跟着再次一挺。

疼得不只有李豆苗,万载龙也疼的吸了一,可是箭在弦,不能不发,他又不是破过一次两次瓜了,这点疼算什么,后面跟着的舒爽才是他真正想要的。

他一边大喘着挺动着,一边说,“恩,豆苗,你还是一遭儿啊?真没想到,看你平时那么泼辣,我以为你早就尝过滋味了呢,你真的还没人啊?”

他的顶撞让李豆苗疼的不行,她豁出去了,今晚她太需要了,她的子好象一晚就要瓜熟蒂落了,她才不去在乎是不是房之第一次呢,先舒服受用了要紧吧。

万载龙钻得她着急,她的手指狠狠掐了掐他结实如石柱子的胳膊,说,“我有没有人关你什么事啊,你就好好干活吧,贫!恩,你小子这样败坏过多少女人了啊?好象蛮有经验的嘛。”

万载龙知道她是第一次,所以动作放轻柔了一些,没有使蛮力横冲直撞,而是试探着一点一点往里推进,说,“这个哪能轻易跟你备案啊,你又不是我媳,嘿嘿,你就擎好吧,包准做得让你舒服满意就是了,你得忍着点,这一遭儿肯定是有些疼的,等真的进去了就好了,忍不住了就咬我肩,我抗咬。”

说着,他的腰部下力一挺,李豆苗果然吃疼地了一声,小一张,真得死死咬住了他的肩膀。

他一看她蛮配合他的,不再瞎耽误时间,找准方向又是力一挺,果断进入。

李豆苗疼得汗都下来了,在他下死命地打他,可是此时两人已经彻底融在一起了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再扑棱也是徒劳了。万载龙松了一,喘着说,“豆苗,你子真嫩真好,恩啊,舒服。”

真正被破入后,那种陌生的被侵占被充盈感,让李豆苗的心都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满足,她紧皱着眉,又痛苦又新奇地承受着万载龙不断的进攻,说,“当然嫩了,我还一把青豆苗嘛,没想到被你这家伙摘了茬鲜,啊你轻点,还是疼的。”

万载龙刚要说话,就听窗外脚步声蹑手蹑脚走过来,并且有女极力压抑的嬉笑声。

深了,农村的很静,窗外的人再小心,弄出来的声音也把窗内炕的两人吓得紧贴在一起,一动都不敢动了。

因为精神高度紧张,窗户外面压低的私语声他们都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是村里李军和刘寡的声音。

只听李军说,“嫂子,这下你必须得帮兄弟一把哦,你说你谁不好?单玉莲的人柱子?玉莲那小辣椒要是知道了你了她的汉子,还趁她回娘家时到她家炕去了,你说她不得扒了你的皮让她家的俩兄弟轮番骑你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