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乡村母和女

第86章 乡村母和女

刘大强将一把把的清豁到王小蝶的草丛,又用手指帮她搓洗着,被羞一辱的感觉让王小蝶痛苦地哭着,因为眼睛看不到自己的险境,体都在瑟瑟发抖。

刘大强的手指邪恶地勾进她的草丛里,蹭着那枚小果核用力按压了一下。

一电流击穿王小蝶的四肢百骸,她徒劳地扭动着体,想要将被迫分开的合拢,却被万载龙的手铁钳子似地牢牢控制,只能继续将那最隐羞的私一露在两个人的眼前。

刘大强的手指在她的间肆意逡巡,滑的汩汩溢出来,王小蝶想遏制也遏止不住。

刘大强不想让她听出他的声音来,就故意拉紧了声带,冲万载龙说,她淌了,想被槽了,嘿嘿,你先来?

万载龙欣赏着王小蝶那扭的子,邪笑着说,你是哥,你先来,嘿嘿,我先让她用!

刘大强一听,不再客,起将自己的子扒了下去,跪在王小蝶的间,挺直那尊火炮,对准那茂盛的草丛就刺穿了进去。

王小蝶终于被来自老公之外的人给侵犯了,她呜呜地哭着挣扎起来,可是刘大强的分将她的间填充的满满的,她这样一动,正好被他高速挺动的擦磨顶得搔骨钻儿心的。

万载龙一看刘大强槽了,也不再袖手旁观,前站在外面,将子拉练打开,一把拉出王小蝶里塞着的,掏出他的小龙就给她捅了进去。

王小蝶下同时被攻击,手和眼又被控制着,只能绝望地呜咽哭着,体被撞击得象离的美人鱼,痛苦地挣扎着。

万载龙一把撕开她的小衫,将那对圆翘的一物释放出来,两手抓捏了去,大喘着告她说,“我跟你 说,你乖乖让我们兄弟槽舒服了算你识相,要是敢咬小爷的命跟子,你会死的很难看!”

说着,他的一只大手就地掐了她的喉咙,王小蝶里被扎着,喉咙被卡着,一种窒息的恐惧袭心,却又被刘大强不断地顶草着,这多重的折磨让她哪儿还有击的心理和力啊?

万载龙知道刘很能的女人已经完全屈服给他和刘大强了,于是就松开了掐住她脖子的手,命令她说,“乖乖的,把我们伺候好了,就饶了你的命。”

王小蝶咿唔着连连点。

万载龙冲埋干的刘大强使了个眼,他就会心地停止了动作,将那正舒服得坚挺的分从王小蝶体里出来,帮着万载龙将她翻了过去,跪在,她的两只被分别绑在了栏杆。

刘大强从后面继续深入进去做着草弄的运动,万载龙则抓住王小蝶的发,强迫她主动伸出来,帮他添一弄他那勃挺的孽,根,,

王小蝶此时被两个干得已经全一了,即使让她逃她也没有力了。

这种被双重羞一辱的折磨虽然让她有种痛苦的耻一辱感,但是生一理来说又有种冲破论理束缚的享乐感。

她高高撅着翘一,任由刘大强的分不断冲刺在她滑一爽的体内,喉间发出满足的伸声,和唇不断撩添吞一吐着万载龙那爆涨的小龙,,

——

王小蝶被刘大强和万载龙轮番折磨时,她的公爹刘老能却在她娘家的炕压她肖小翠。

刘老能和王先发认识了这么多年,跟他老婆肖小翠自然也是极相熟的,平时打个趣、开个荤玩笑、逗个乐子是常有的事,王先发也不当回事。

刘老能的老婆前些年得病去世了,他肚子下的“老根”却一直是树老根不老,没了老婆依然有很强烈的生理需求。

因为经营着本镇的字号饭庄,儿子又是一镇之长,所以刘老能平时也没少招惹村里的小媳们儿,炕 第间的事并没荒废着。

王先发这些年整吃喝无度的,体过早的糠了,打去年开始裆里那老根就很难挺起来了,就是一次两次地挺起来,还没怎么磨蹭,就草草地跑火泄了。

肖小翠一直好吃懒做的,在农村女中是保养的好的婆娘,跟她闺女王小蝶一样细皮嫩一的,五十来岁的人看起来只象刚过四十。

因为自己家人不行了,肖小翠再看经常用眼神和言辞撩逗她的刘很能时,眼里就泄露出明显得想被 草的意思来。

刘很能觊觎儿媳小蝶的嗲柔很久了,囿于伦理的束缚,不好下手,现在看到亲家对自己表现出很明显的意思来,他不老的根岂能不蠢蠢动?

两下里有意,就剩找机会烈火点干柴了。

这天晚王先发在刘老能的饭庄喝醉了,刘老能就殷勤地开了自己的电瓶车,将亲家公送回了家。

王先发在炕呼呼大睡,象什么也不知道的死猪,肖小翠眼睛勾人地递给刘老能一杯,说让亲家公辛苦了,这么晚了还得送这酒鬼回来。